• 1
  • 2

我经常站在窗前,望着这天真烂漫的小生命群体


时间:2018-09-10 15:46:33  来源:小说  作者:admin


     清晨,我经常站在窗前,望着窗外窗外是一所小学校,学校的操场不偏不倚正好嵌入到我的窗口每天清晨,我看着孩子们背着书包精精神神地走进学校。他们欢他们严肃,特别是迈进校门的那一刻。这一点,

  你只要看看他们向守候在校门口的值周生恭恭敬敬行举手礼就够了。说来这也难怪他们走进生活,走进人生,不就是从跨进校门这一庄严神圣的时刻开我经常爱站在窗前,望着那块属于孩子们的小天地。因为望着他们,

  望着这天真烂漫的小生命群体,总会在我心灵中引起召唤,引起我对社会、人生、宇亩的诸多联想,总会在我生命的琴弦上奏出往事的回声和追求真善美的和弦。孩子们欢蹦乱跳的脚步,常常带我走回童年。铃声响过,

  孩子们集台到操场上,黑压压、齐整整的一大片。土地赭黄的操场立刻明光璀璨,变成为鲜花盛开的公园。我之所以羑经常地守在窗前,只因为窗外有这么四季永驻的春天。我记起在山村里,在一个秋风萧瑟、秋雨凄迷的寒夜里,

  我同一位老人对坐在土炕上。突然,他那满是皱纹的脸像是绽开的菊花一般露出微笑,眼里射出兴奋的火焰向我说:“你知道,世上什么是最有吗?“这个题目太宽,我一时难以回答。他便自顾自地说:“最有趣的是,当你奏起风琴,

  望着孩子们仰起一张张笑脸,随着琴声齐声歌唱的时候!°老人是一位退休多年的多村老教师。孩子们做操了。我站在窗前,望着他们整整齐卉地排成队列,又整整齐齐地抬胳膊萃腿,心中也有山村老人对我讲的那种感受孩子们的衣服很鲜艳,

  配得上我们时代的光彩。做起操来明光濯眼,就像孔雀开屏和春燕展翅一斤说那是他们的校服,做成羽绒服式,有几条红杠杠和黄杠杠穿插在一片绿地里。不知是什么人设计的?我羡慕他熟知孩子的心和孩子世界的欢乐记得清楚,

  我在童年时的学校里也有校服(不过,那时不叫校服而是叫操衣),是草绿色的,用极糙的粗布做成的,像士兵穿的军装那样,下边有两个兜,上边没兜。就是这样一套粗布操衣,也要愁上几天几夜,费尽心思去东挪西借,或者狠咬牙根卖掉几斗仅到春脖子的口粮。

  为了这套操衣,回到家里不知要哭闹多少次使父母下了这个决心师很严格,逄到上周会和体育(那时叫体操)课时挨个检查没穿操衣是绝对不允许的。为了操衣的事,我经常挨打受罚。有时家里实在凑不上钱,不能按时买到操衣,这就使得母亲更加作难了。

  到我有体操课时,她便要陪着笑脸、说着好话向邻居家孩子去借。借来的操衣非大即小,衣不合体穿在身上特别地别扭,走正步时经常走错。为了这事不知挨过老师几次板子,小手心被打得又红又肿。回到家里还不敢说,

  痛时只好用手捂在墨盘子(即砚台)上叫我更为伤脑筋的,还有那副裹腿(那时叫腿绑)。上体操课时须裹腿绑。我的腿绑也是借的。大都是大人用的,裹到我的小瘦腿上哪里缠得住?因此,走过几趟就散开了,于是只好出缠腿绑。

  由于出列次数太多,别的人觉得碍事,都用讥笑和埋怨的眼光看我,弄得我一堂课下来总是羞愧满面,狼狈不堪。所以,小学时代印象最深的事,就是害怕上体操课。一见课程表上又有体操课,我和母亲头天晚上一宿都睡不好觉!现在,

  每天清晨,我经常爱站在窗前,望着学校望着那个属于孩子们的小天地
   本文来自黄金时代平台 转载请注明

上一篇 下一篇

黄金时代娱乐展示

黄金时代娱乐
黄金时代娱乐
黄金时代娱乐
黄金时代娱乐